困難的脊椎大翻修手術 幫助86歲老先生重獲新生

診間外突傳來一陣陣微弱的哭叫聲—我不要活了。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先生坐在輪椅上被孫子推進診間,跟在一旁的兒子直說吳主任你要幫幫忙;原來86歲的王老先生因腰椎神經壓迫導致下背及兩下肢麻痛難耐,於去年六月在外院接受腰椎手術,術後症狀稍有緩解,但不久後又開始出現下背及右下肢麻痛,醫師只開立止痛藥來緩解疼痛,但狀況並未好轉,反而越來越嚴重,也曾至醫院疼痛科求診過,但依然無解;家人也只能看著病人疼痛而苦在心裡。

後輾轉由朋友介紹,找到大里仁愛醫院骨科吳啟明主任,經檢查得知病人原是接受第三至五腰椎減壓及融合手術後,因第三腰椎椎體已塌陷,部份骨頭已流失,造成椎弓釘也已鬆脫而刺進第二腰椎椎體內,且第三至二腰椎間也發生椎間盤破壞及突出造成脊椎腔狹窄,而第四至五腰椎的墊片也向後滑出而壓到神經根,另外骨密度檢查顯示有嚴重的骨質疏鬆症,這就好像病人背上插著兩支鬆動的旗桿,因不停地晃動而造成椎體垮掉,怪不得病人會痛不欲生。

經向家屬及病人解釋過後,要徹底解決這種狀況,就必須接受另一次脊椎翻修手術,只是考量病人已高齡86歲,心肺功能也不佳,及有嚴重的骨質疏鬆,況且在脊椎翻修手術過程中可能會遇到不可知的危險,其難度遠比第一次手術更難,所耗的時間更長,手術的風險也更高。因此;建議病人是否回原手術醫院處理,但家屬及本人均堅決地要吳主任幫他開刀。

吳主任在接受病人的重託後,立刻安排一連串的身體檢查及討論,決定手術進程;手術中沿著舊刀疤小心翼翼地劃開了肌肉、分開筋膜及神經等組織,拔除了所有的螺釘,在原本位置之外並向上延伸重新打進新的骨鬆椎弓釘,合併使用骨水泥來加強螺釘的穩定性,再做第二至三腰椎間的部份椎板切除術以達到神經減壓的目的,最後要處理這次手術最難的部份,經由沾黏的組織中要安全地找到第四至五腰椎間向後滑出的墊片再重新往前敲移到正確的位置,不能傷到神經根,也不能弄破硬腦膜,以避免造成神經症狀及腦脊髓液流出,再把長桿架上及螺釘鎖緊,關上傷口。終於完成手術,手術很成功。

吳主任表示,根據不同的研究報告指出,使用椎弓釘來做脊椎融合手術後發生鄰近節病變的機率約5~46%,最常發生在原本手術的最上面一節椎體,而其中又好發於老年人、有骨質疏鬆症、及術前有合併症的病人,為了避免此種狀況發生,我們可使用骨水泥灌注來加強椎弓釘的穩定度,使其牢牢的固定在椎體內。探究此病人發生椎弓釘鬆脫的最主要原因應該是骨質疏鬆症,所以病人才會在初次手術後的短期內症狀有緩解,但之後應該椎弓釘開始鬆脫,病人的症狀又變得更疼痛了。

吳啟明主任強調,由於壽命延長,骨質疏鬆症的發生率已是全球第二常見的流行病,並最常導致髖部、脊椎及手腕的骨折,其引起的併發症約有五分之一病患會在一年內死亡,存活者中約50%的人會有行動不良的後遺症,需終身依賴他人照顧,故如何預防骨質疏鬆症的發生是當務之急,在非藥物介入方面包括戒煙和戒酒、多荷重運動、肌力增強運動和平衡訓練;而在藥物治療方面則是平常足量鈣和維生素D3攝取、可和醫生討論是否使用一些破骨細胞抑制藥物或是造骨細胞刺激藥物;預防勝於治療,才能永保安康,免於骨折的迫害。

新聞來源:台灣好新聞

Related posts

這國家不讓新生兒打水痘疫苗? 解析水痘與帶狀皰疹疫苗效果與風險 

night119

一出生就嘔吐腹脹 原來女嬰罹患先天性小腸閉鎖症

night119

自然孔道微創手術 婦科手術不留疤

night119